加入收藏
您好,欢迎访问中国开源云联盟官网!

当前位置:

【OpenStack悉尼峰会快报】峰会Day 1:老而弥坚
2018-03-28

OpenStack峰会自11月6-8日在悉尼召开,中国开源云联盟联合OpenStack社区系列发布前方现场发回的峰会快报和观察文章,本文是此

写这篇稿子的时候,两只人形袋鼠在我旁边蹦跶,峰会首日的议程已经结束,晚上的会场party也已经开始,因此我尽可能将今天的结果写得简明扼要,以便在party结束前吃到甜点和啤酒。



经历过2014年巴黎峰会的典雅,2015年奥斯汀峰会的朋克,2016年巴塞罗那的悠闲,今年的悉尼峰会像火箭队自带板凳的穆托姆博——你可以听他坐在炉边和大家谈话,冷静审视各种势力的挑衅,然后在会议结束时给你做个老顽童模样的鬼脸。


OpenStack老了。这是基金会COO Mark Collier自己说的。


“今年已经是OpenStack第16届峰会“, Mark一上台就提醒大家已经过去了7年,随后Jonathon 也呼应的展示了张老照片——东京峰会的他是个清秀的家伙,如今却秀发随光阴飞逝,胡渣伴岁月齐飞。



就同哲学家一直要思考“我是谁?”,OpenStack社区也一直在思考“OpenStack是什么?它为何而来?因何而去? ”



Jonathon回答前半部分问题的答案是:OpenStack 是服务于可编程的基础架构的技术堆栈。对于第二个问题,未来将驶向何方,这位船长认为,要踏着“开放源码、开放设计、开放开发、开放社区”四朵浪花,OpenStack要完成三个阶段的集成:数据中心云的集成、开放基础架构的集成和认知的集成。



“今年OpenStack的主题是啥?” Jonathon刚讲完,国内OpenStack大牛、基金会董事刘军卫已经在悉尼峰会微信群里质疑。


“ Integration”我说。


“太土了,和之前One World没啥区别,这么多年了,一直是这个”


“回归价值本质,不需要赶时髦啊”


“Integration是对的,不过这么多年了,一直是这个目标”,董事总结道。


我们需要更新更炫的目标吗?——就像在质疑一个女孩: 怎么不穿今年***的服装?


会场上,Jonathon马上加码道:卿本丽质,何抹俗粉!


他丝毫不避讳OpenStack一直在做的就是Integration,为了提醒观众,他回顾了2015年在奥斯汀峰会的照片,那一年基金会提出了做”Integration Engine(集成发动机)”。



这难道不对吗?这就对了。


OpenStack像过了青春期的男孩,忘却了照镜子却更老实地为这个世界输出价值。


昨天一位朋友转载了我的文章,评论道“与其说OpenStack不行了,不如说是不热了,真正走向产业化,干的人比看评论的人多了”。


OpenStack已经帮助人们实现Route Phone Call(如AT&T),帮助人们Move Money(如中国银联),帮助人们实现安全防护(Commonwealth),安装在了和谐号的核心系统里(中铁信),在Monash和剑桥大学的实验室内帮助人们研究人脑,也在支持腾讯构建广东省政务云。


“Innovation alone is not enough, Integration!!” Jonathon 总结道。


独木难支, Jonathon提到通过四步实现合纵连横:

1)找到共同场景Find the common USE CASES

2)社区协作合作 COLLABORATE across community 

3)构建架构堆栈,集成新技术 build the required NEW TECHNOLOGY 

4)详尽的测试 TEST EVERYTHING end to end


我回想起昨天基金会开放董事会提到的、由中国银联牵头成立的OpenStack金融工作组,也正是朝着服务“金融行业共同场景”,并在“金融行业”寻找协作合作的一个典型案例。



这次峰会主旨演讲大致如此:Integration!Integration!Integration!


把内在的(如让Ironic更成熟,它在生产环境中的使用率已经达到了惊人的20%)、外在的(如和容器的对接)、用户的(如金融行业行业特色、通讯行业的边缘计算)都集成进来。


另外一件重要的事情,当然是Super User的归属。这次参加的评选的有中铁信、中国银联、City Networks、腾讯云TStack。



每一家都很努力,前文提到银联这次推动OpenStack金融工作组的成立,积极推动OpenStack在金融行业的落地。


而中铁信则做了一些非常细致的事情,在入场前碰到中铁信的队伍,他们在发一本非常上心的英文技术白皮书,包含了网络性能调优、存储性能调优以及如何在OpenStack上构建Oracle等核心应用。



虽然*终获得这一荣誉的还是来势汹汹的腾讯,但是中国银联和中铁信的表现来看,大家是赢家。



宣布获奖的那一刻,在大家起哄下,这次TStack带队的罗朝亮很“腾讯“地在微信群里发了一个微信红包。



好了,这样炉边谈话般的会议场合,必须聊下碰到的一些老朋友——OpenStack 7年,留守的都是真爱。


早上一来就碰到了多年没见的孔令贤兄弟——任正非口中的华为加西亚。上一次见面是在2014年巴黎峰会的时候,彼时少年才俊,带出了华为两个Core。这次见到他的第一感觉就是新西兰果然是养人好地方——他依然战斗在OpenStack行业第一线,在新西兰Catalyst支持着一个公有云,现在依然是Qinling项目的PTL以及Mistral项目的Core。


和澳洲本土Aptira的两位老大、也是基金会的董事之一的Kavit 和Roland相遇。本土作战,Aptira布了个大展台。我比较关心他们的运营如何,“Double!”,Roland非常自信的说——亚洲本土电信Telstra是他们的大客户,在去年也拿到了不少来自美国的单子,业绩增长了一倍。


Jeremy Stanley,OpenStack的大拿之一,一头飘逸的长发,每次见到他总感觉他刚从迈阿密的海滩回来,昨天晚上和他一起喝酒,同桌的还有来自思科的Steve,聊到了Kolla和Ironic,和很多人反对大帐篷Big Tent(即孵化了很多创新项目)不同,他认为大帐篷模式其实是好事,大家可以在这里试错,这是一种缓慢但是碾压型的演进方式。2014年的时候在巴黎和他一起吃过饭(见下图),彼时同桌的Jay Pipes (Nova的PTL)在喷“我都不知道Ironic那帮人在做什么“,如今Ironic已经成为**欢迎的项目之一,从去年开始部署率从7%猛增到20%,中国移动已经用它管了几千台裸机。



**,在董事会举行的例行董事会午餐会上,找了下思科云计算部门CTO、也是今天主题演讲者之一Lew Tucker 博士—— OpenStack的董事和泰斗之一,基金会COO Mark甚至在今天的演讲上戏称已经把他的头像纹在自己身上——我问他思科会在 OpenStack上未来如何投入?他说这是思科长期的战略方向,思科在这份投入上赚到了钱。然后我找他看了手臂上,那是一个红心,里面藏了CEO Jonathon和COO Mark的合影。



老会场,老朋友,老方向。


7年间,我身边的很多朋友,已经从OpenStack转向了VR、物联网、容器,现在不少人投入了人工智能浪潮中,而我们依然在做OpenStack——它已经经过了时髦的年华,不用矫揉造作去迎合大众胃口,它存在,展现价值,这就够了。


老而弥坚。